Board logo

标题: [原创]普通朋友 [打印本页]

作者: LindaBai    时间: 2010-1-4 23:21     标题: [原创]普通朋友

   遇見柯林,是曉霏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
       那時她上大四,剛剛如願以償地收到了自己理想公司的聘用函,心情格外得晴朗。於是,那時悠閑的她可以常常有時間在黃昏的時候去階梯教室聽樂團的那些學弟們彈吉他,他們一律叫她“美女”,看她一進門就問她“美女,今天想聽什麽歌?”
       她被那些男生們寵得有些不像話。
       聽歌的時候她喜歡坐到桌子上去,習慣地打著節奏,看他們纖細而有力的手指在琴弦上彈撥,不插電的吉他聲幹凈純粹至極,只是總帶著那麽一點淡淡的憂傷,她就那樣沈浸到自己最愛的校園情懷裏去,直到自習鈴聲不近人情地響起,男生們要趕去上選修課。
       只是她從來不唱,這是她的習慣,從我高一時認識她那天起一直如此。每次那些男生們起哄說:“美女,來一個!”可以想象那時她一定特別局促,一點兒也不像平日那個揮灑自如的她。其實她的聲音很好聽,朗誦、演講她都很厲害。總之,高中時那些比賽只要她參加,其他人就只能盯著第二名去爭了。但她就是不敢唱歌,因為她總覺得自己唱歌一定會跑調。
      她只是喜歡聽而已。
      她說她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想為一個人心甘情願地學唱歌。那個人就是柯林。

  柯林是我哥哥的學長,和我哥哥私交很好,當然我也就順理成章地和他熟識了。他學的是網絡資源管理,所以他對電腦自然精通得很,於是我時常向他請教,當然我的朋友們有了電腦方面的問題我也會求助於他,這其中自然也包括曉霏。
      曉霏對男友挑剔得很,所以,到大四時她還沒有一個交往超過三個月男友。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她對愛情有著無數美好的遐想,在第一眼見到柯林的時候,那些遐想似乎就和柯林綿綿密密地纏合起來,怎麽分也分不開。柯林不是個長相非常帥氣的男人,但是卻永遠保持著三十七度的恒溫和讓人想靠近的溫暖微笑,給人的感覺就像紅酒,優雅淡定,當然,他很有才華,在那家知名的網絡公司很快就憑借著自己的實力牢牢占據了不可取代的位置。
      那次我找他幫曉霏裝電腦,我們看著他嫻熟地將那一大堆長相類似的零件組裝在一起,然後拍拍手看著站在一旁驚訝地我們說:“好了,試試看哪裏運行起來還不順暢?”
     “哦,好的。”曉霏邊答應著,邊坐在電腦桌前。
     “對了,妳現在的電腦足夠用了,怎麽想到又要裝新的呢?”柯林有些好奇。
     “因為我想趁現在有時間把大學時我們幾個人寫的一些作品整理出來,沒準將來能出書成為知名作家呢。”曉霏笑著說。
     “妳們的作品?”柯林饒有興趣地看看我們兩個人。
     “我們只是平時寫著玩兒的……”我笑笑說。
     “哪有?我們也可以算兼職作家呢。”曉霏打斷我的話,我那時沒有意識到曉霏的反常,她是個很自信的女生,但也從未在比較陌生的人面前如此急於表現自己,她將閃存插進電腦,打開一個文件夾,一頁頁漂亮的文字出現在屏幕上,她看似漫不經心地問柯林:“有沒有興趣看看我們的作品呢?”
      柯林坐下來,很認真地看著那些文字,我知道他從不會掃別人的興致,然後溫和地笑著說:“真沒想到妳們幾個的文筆真的很不錯,很有當作家的潛質哦。”說著,他拿出自己的記事簿,打開全新的一頁,“簽個名吧?”
      曉霏接過去很認真地簽下自己的名字,我則笑笑把記事簿交還給柯林。
      柯林接過去看了,笑笑說:“下次記得要簽得更有明星風範一點哦,至少應該讓我要經過仔細研究才能知道妳的名字到底是哪幾個字才行啊。”

 

  柯林走後曉霏就總是不經意間會想起他。於是黃昏的時候再去聽那些男生們彈吉他唱歌,就聽出許多傷感的意味來。特別是,那些男生們在那些日子裏,為了一次演出,常會彈David的《愛,很簡單》:

“忘了是怎麼開始,也許就是對你,有一種感覺,忽然間發現自己,已深深愛上你,真的很簡單……”

  聽著聽著,曉霏會想:不知道自己將來會不會和柯林有個家。夜晚會有一盞燈是專門為她和柯林點亮的,這是她第一次有了一種對家的歸屬感,這樣的想象讓她的心裏柔軟極了。也就是在那些日子裏她深味了一個和“一”有關的詞匯,那就是:一見鐘情。
      於是,曉霏打電話給我,說電腦有些運行問題,希望我找柯林幫忙調試一下。我當時手邊的事情正如雪片般紛至踏來,讓我應接不暇、分身乏術,便把柯林的電話號碼給了她,讓她自己和柯林聯系。

  現在想來似乎是我,或是上天在冥冥中,導演了這出不該上演的愛情電影。

  柯林接到電話,很快就去了。
      那天天空飄著蒙蒙的細雨,曉霏隔著透明的玻璃窗看著柯林從遠處慢慢走近,沒有打傘,黑色的休閑西裝讓人覺得說不出的舒服。柯林修長的身影映在她烏黑的瞳孔,讓她莫名其妙地想哭。
    “曉霏,”她對自己說,“妳完了!”
      柯林並沒有發現電腦有什麽問題,所以幫曉霏安裝了卡巴斯基的殺毒軟件,對整個系統進行病毒掃描。
      在等待掃描完成的空暇,柯林解答著曉霏提出的各種關於軟件的問題,並驚訝於曉霏對許多基本軟件幾乎為零的概念。
      柯林的思路的清晰、言談的幽默、聲音的柔和、笑容的溫暖讓曉霏覺得有他在身邊,原本單調的空氣裏溢滿了陽光的味道,心情也不由得晴朗起來,總是情不自禁地流露出笑意。在柯林眼裏,眼前的這個女生一定就像個孩子,所以,他像對妹妹一樣揉揉曉霏的頭,溫和地笑著說:“真是個傻丫頭!”
      曉霏真的是個很聰明的女生,不過她喜歡柯林叫她傻丫頭,因為除了柯林,再也沒有別人那麽叫過她。
      病毒掃描完成了,曉霏側過頭,想問柯林下一步該做什麽,卻無意看到柯林有一綹頭發是濕的,垂在額前擋住了視線,大概是剛才淋了雨的緣故,她忍不住伸手過去替柯林撥開。她的這個舉動讓柯林有些意外,但只一瞬柯林就鎮定下來,很禮貌地給了她一個微笑,說:“謝謝。”
      她被催眠般回答:“不客氣,是我該謝謝妳下雨天還來幫我調試電腦的。”
     “對了,妳們有沒有想過制作一個個人主頁,讓更多人看到妳們幾個的文字,說不定會有出版社的人賞識的。”
     “沒想過。”曉霏說,“我們都沒學過網頁制作。”
     “那就交給我吧!”柯林爽快地說。
     “為什麽對我們這麽好?”曉霏有些得寸進尺。
     “貓咪是我好朋友的妹妹,和我的妹妹一樣,妳們又是那麽好的朋友,我幫妳們做這麽點兒事情,只是舉手之牢而已啊。”
      怕柯林後悔,曉霏馬上答應下來。其實個人主頁什麽的對她一點兒也不重要,關鍵是,她可以有更多機會見到柯林了。
     “想做成什麽樣子盡管告訴我,我都可以幫妳們做到!”柯林自信地說,“妳這個傻丫頭可以和貓咪她們商量一下,然後再告訴我就行了。”

 

  那以後曉霏就常找柯林出來商量主頁的設計問題。當然也會談到別的話題。和柯林聊天是件很讓人開心的事情,他思維敏捷,而且會有很多新鮮的詞匯信口而出,絲毫不會給人刻意賣弄的嫌疑。
      曉霏有時會給柯林發一條短信或是寫三言兩語的信再加上一張感謝的電子卡片,不過柯林從來不回,曉霏的電子郵箱一直寂寞地空著。
      終於曉霏有一次忍不住問柯林說:“妳真的忙到連回一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啊?”
     “我這個人最怕寫信啊。”柯林一邊做著頁面flash效果一邊說。
     “為什麽怕寫信啊?”曉霏一邊笑著吃著薯片一邊不依不饒地問。
     “因為看了妳們的文字有壓力啊。”柯林狡黠地笑著。
     “你諷刺我們?”曉霏揚起手裏的薯片口袋朝柯林打過去。“我可還沒保存呢。”柯林伸手過來擋,他的手輕輕握住曉霏的手腕,很輕很輕,曉霏卻覺得手好像失去知覺般不能動彈,只是靜靜地望著他。 
      柯林很自然地放開曉霏,說:“真是個厲害的丫頭,別鬧了,讓我先把這些細節處理完。”
      曉霏靜靜地在一旁看著柯林做事,她喜歡這麽認真專註地柯林。她就那麽一直看著,不說話,柯林也不說話。房間裏靜極了。
      終於,柯林打破了沈默:“唱首歌吧,傻丫頭。”
     “唱歌?”曉霏驚訝地說,“為什麽?”
     “我在幫妳們做主頁,要妳唱首歌好象不是個過分的要求吧?”
     “不過分,主要是我不會唱歌。”
     “妳太謙虛了,聽妳說話的聲音,妳唱歌應該很不錯的。”柯林的語氣很真誠。
      曉霏真的想給他唱首歌,可是搜腸刮肚也找不到一首自己可以完整唱下來的歌,不得不略顯遺憾地對他說:“算我欠你的可以嗎?我下次學一首好聽的歌再唱給妳聽。”
     “沒事的,妳不用那麽認真的。”
     “不行啊,聽眾級別那麽高,我怎麽能怠慢呢?”

  就這樣曉霏有了學唱歌的念頭。再去聽那些男生們唱歌的時候也會輕輕在心裏跟著唱,希望找到一首適合的歌,可以替自己說出心情。至少在唱給柯林的時候,柯林可以有一點點被感動。

     

  曉霏知道柯林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是在一個周五的下午。
      那天下午曉霏約我逛街,我仍舊沒能脫開身。她不知不覺就到了柯林的公司樓下。她有些不由自主地上了樓,那是她第一次到柯林的公司。她說明來意後,一位漂亮的助理把她帶到柯林的辦公室。
      柯林正在忙碌地工作,曉霏的不期而至讓他稍顯意外。他微笑著讓曉霏坐在一旁的沙發上休息,自己停下手邊的工作,然後沖了咖啡,放到曉霏面前的茶幾上。曉霏卻轉身坐到他的電腦桌前,他的電腦桌上放著幾株綠色小盆栽和不少相框,其中有一張小寶寶的照片,那孩子很可愛,給人一種和柯林極其相似的溫暖感覺。
      柯林微笑著說:“我的寶貝小公主,可愛嗎?”
      曉霏故作鎮定地笑了笑,心卻像被無數的針刺痛了一樣。
      其實像柯林這樣的男人,有自己的家庭是很正常的事情,曉霏明白這一切自己早就該想到的,可當事實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卻沒辦法說服自己坦然地接受。她假裝調皮地說:“幹女兒?”
     “妳這個丫頭,還真是喜歡開玩笑。”柯林用手輕輕拍了拍曉霏的頭。
      曉霏有些絕望了,她當時臉上的表情一定木木的。
      柯林看著她:“丫頭,妳怎麽了?”
     “你說呢?”曉霏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沖出了柯林的辦公室。

 

  柯林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去見曉霏,說公司裏有很多工作要忙,個人主頁的事情也漸漸擱淺下來。
      但曉霏還是喜歡柯林,迷戀他的一切,總想見到他,聽到他的聲音,為他朝思暮想,不可救藥。那些日子,在階梯教室的那些男生們還是每天彈吉他唱歌,特別是那首《普通朋友》:“……我無法只是普通朋友,感情已那麽深,叫我怎麽能放手?……”幹凈的節奏帶著淡淡的傷感。曉霏想起柯林曾說過很喜歡David的歌,也想到David的演唱會就要在首體舉行了,也許是天意,那場演唱會叫做“就是愛你”。
      曉霏托朋友買了兩張VIP區的演唱會票。她想要柯林陪她一起去看,她希望柯林不要拒絕。雖然她並不是很有把握。

  那些日子曉霏還喜歡上了顧城的那首詩——《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因為她一直就是一個任性的孩子,對柯林的思念讓她魂不守舍。她終於撐不下去了,給柯林發了無數條短信,告訴柯林自己會在哪裏等他,有事情要告訴他。
      柯林回電話的時候,曉霏已經坐在了國際大廈的星巴克。柯林說:“丫頭,妳怎麽了?我現在這邊有個很重要的客戶,脫不開身啊。”
      曉霏平靜地說:“一個小時之內,你如果沒有出現的話,我就坐電梯到頂層,然後從那裏跳下去。”不由柯林分說,曉霏已經掛斷了電話。
      事實上,柯林十分鐘就趕到了。他坐下,還是像往常一樣很溫和地註視著曉霏:“我真是拿妳這個丫頭沒辦法,說吧,發生什麽事情,值得妳鬧著要尋死覓活的。”
     “我愛你!”曉霏也沒想到自己會讓這三個字脫口而出,雖然這三個字已經在她心裏徘徊了很久,但話說出口時,她卻覺得有些局促,因為那是她第一次如此肯定自己真的愛上了一個人。
     “曉霏,”柯林柔和地微笑著說,“妳在我心裏一直就是個小妹妹。”
     “那你喜歡我嗎?”
      柯林沒有再說什麽,只是很寬容地看著曉霏。
     “你喜歡!”曉霏替柯林回答,“不然你不會刻意避開我,也不會這麽快趕來見我,至少你不能否認你擔心我,怕我真的跳下去,不是嗎?”
     “那麽如果我沒有來,妳真的會跳下去嗎?”柯林平靜地反問。
     “當然不會。”曉霏笑笑喝了一口咖啡說,“我的命怎麽會那麽不值一文呢?”
     “是不是學文科的女生都是這樣?”柯林也笑了,“喜歡惡作劇?好了,丫頭,妳現在惡作劇成功,開心了吧?真是個沒長大的小孩子。”
     “我是真的愛你。”曉霏低下頭囁嚅著,聲音小到自己都聽不清楚,眼淚也不由自主地落下來,滴到她手中的咖啡杯中,濺起軟軟的珠花,稀釋了咖啡的醇厚奶香,只留下那微微的苦。這時,她感覺到柯林的手溫柔地握住她的,然後她聽到柯林溫柔的聲音:“曉霏,乖,別這樣,好嗎?”
      曉霏的淚更加無法抑止,像那斷線的珠鏈。
     “曉霏,妳這樣我會很不安的。”
     “那你愛我嗎?”曉霏執拗地想要得到柯林的答案。
     “曉霏,妳覺得我還可以選擇嗎?”
     “為什麽不可以?”
     “還需要我說原因嗎?”
     “我不在乎。”曉霏說,“我什麽都不在乎,只要你愛我就好了。”
     “我怎麽能夠這樣做呢?”柯林說,“妳在文章裏說過,這個世界有無數種相遇,每一種相遇都是上天因循妳的前世為妳安排的,但是,妳祈求上天,如果妳在前世犯了錯,不要用兩種相遇來懲罰妳:一種是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一種是在對的時間遇到錯的人。”
      那是曉霏一篇文章的開頭,她沒有想到柯林竟會記得。她的心不由隱隱作痛,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
     “時間已經決定了一切,不能改變了。”柯林淡淡的語調,卻讓曉霏聽到了自己的心雕零的聲音。
      曉霏不再爭辯,至少柯林的話讓她覺得多少挽回了些許自尊,不是不愛,而是相遇在了錯的時間。她終於明白了失戀的滋味,真的就像大病一場。

 

  曉霏一個星期沒去聽歌。男生們在別的地方遇見她,都會問一句:“美女,怎麽了,失戀了?”
   “是啊,是啊,失戀了!”曉霏心裏一團亂麻一般,眼神也顯得慌亂。她一首歌還沒有學會,那個想聽她唱歌的人就這樣走出了她的視線。

 

  David的演唱會如期舉行了,曉霏約我一起去看,David一定不知道,他在台上唱著《普通朋友》時,台下有個女孩淚如雨下…… 
      散場時,我們與柯林和他的妻子不期而遇,那是我第二次見到子純,她不是個漂亮女人,甚至僅僅可以說是平平而已,但我曾不止一次聽哥哥提起過她為柯林所做的一切,我知道對子純而言,柯林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彼此介紹之後,子純要柯林先送我們回家。車行途中,子純開心地談論著剛才精彩紛呈的演唱會,而且絲毫不掩飾對曉霏的喜愛,她說曉霏是她見過的最美麗的女孩,帶著笑意的眼神中流露出的真誠和羨慕讓人覺得她是如此單純可愛。柯林很專註地開車,曉霏把頭靠在車窗上,靜靜地望著窗外流溢的燈彩,子純很細心地讓柯林上了車窗鎖,她也很體貼地放低了自己的聲音。車裏彌散著曉霏甜甜的香水味道和一種拂不散的憂傷,我感覺得到,卻不明原委……


  網站還沒有完工,還是要和柯林接觸。
      曉霏用E-Mail把我們的新作整理後發給柯林,也梳理了自己千頭萬緒的心事寫很客氣的信。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浸濕了想念,匆匆間,一年的時光就這樣從指間流過,好像滑落的沙。曉霏生日那天,柯林發給她一張生日卡片,淡紫色的薰衣草輕輕地在屏幕中旋舞,下面是一行簡單的字:希望薰衣草的夢可以觸到雲端最美的彩虹。丫頭,生日快樂。
      曉霏哭了,一年的努力在那刻瞬時崩潰,她發現,原來一個人在心裏生了根,就很難輕易拔除,除非心碎。她和柯林之間沒有任何故事可言,但是她不能接受這個斷點,總覺得應該有很多鮮活的情節屬於他們。

 

  我告訴曉霏柯林要去北京開會,所以讓她暫時不要發稿子給柯林,畢竟,對我們的網站維護工作,柯林只是忙碌之余的友情支持而已。
      去北京的念頭是曉霏在一秒之內冒出來的,之後她便無法把自己這個念頭壓制下去。她到公司向主管申請了年假,然後登上了去北京的巴士。
      曉霏到了北京就撥通了柯林的電話。
      柯林溫和地解釋說:“丫頭,我在北京開會呢,所以,可能要遲些才能幫妳們再更新網站了。”
     “我知道。”曉霏微笑著回答,“我也在北京。”
     “妳也在?”柯林有些意外。
     “恩,難道北京是你的私人城市啊?”曉霏略帶調侃地反問,“我不能來嗎?”
      柯林遲疑了一下,還是給了曉霏他的酒店地址。他讓曉霏先到酒店休息,說會議一結束就盡快趕回去。曉霏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上聽著David的《就是愛你》,時間仿佛凝滯的空氣,隔絕了她周圍的一切。
      柯林見到曉霏,臉上掠過些許驚訝:“丫頭,妳真的在啊?來北京有什麽事情,不用到公司上班嗎?”
     “我請了年假來陪你。”曉霏言簡意賅,覺得差點兒被她自己感動。
      柯林停頓了好久沒有說話。
     “我的胃已經要罷工了。”曉霏說,“從早晨到現在,我都還沒吃東西呢。”
     “酒店的餐廳就在前邊,妳剛才就應該先去吃東西的。”柯林輕輕責備說。
     “我怕你回來的時候看不到我。”曉霏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覺得自己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丫頭。”柯林有些無奈地說,“妳有時實在太任性了。”
     “我知道。”曉霏有些賭氣地都起嘴,眼淚在她的眼眶裏徘徊,好像夜空朦朧的星,“你現在可以趕我走的,真的,我保證頭也不會回的,我還是有這點兒誌氣的,你趕吧。”
      柯林拿出手帕,溫柔地拭去曉霏睫毛上的淚珠,那般小心翼翼,仿佛曉霏是一個玻璃娃娃,稍不精心就會碎裂。“丫頭,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妳這樣的女孩,直接得讓我誠惶誠恐,坦率得讓我束手無策,讓我不知道該怎麽面對妳才好。”
     “那你就盡管對我惡語相向,叫我以後不要出現在你面前就好了。”曉霏推開柯林的手。
     “我是這麽想過很多次的,但每次當妳真的站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卻總是沒有辦法那樣對妳。”柯林嘆了口氣。
     “為什麽?是因為在你眼裏我只是個不懂事的小妹妹,你覺得必須讓著我,還是因為我是你最好朋友妹妹的朋友,你顧念他們的感受?”曉霏沒好氣地追問。
     “都不是。”柯林的聲音依然那麽平靜柔和,“是因為我發現,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妳這個任性的丫頭已經越來越接近我的心了。”
      曉霏怔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忽然有了一種美麗的預感,也許,這個原本錯誤的故事,會有她期待的結局。她想牢牢抓住眼前的幸福,哪怕這幸福只如煙火般稍縱即逝,她也願意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雖說已經是初夏時分,但是北京的夜仍有一絲涼意。她和柯林坐在露臺的長椅上說了很多很多話,當然,也包括柯林的家庭——善良的子純和可愛的“小公主”。
      曉霏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靠在柯林肩膀睡著的,第二天,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陽光已經明媚地灑落,她可以清楚地聽到柯林近在咫尺的平穩呼吸和心跳,那一刻,她的心被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暖安心填得滿滿的。她小心地保持著身體的平衡,生怕自己一點點輕微的移動就會把柯林吵醒。  
      當柯林醒來微笑著對曉霏說早安的時候,曉霏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之後的幾天裏,柯林幾乎都陪在曉霏身邊。
      曉霏喜歡挽著柯林的手臂走在街頭的愜意,喜歡柯林因為自己的調皮自然揚起的嘴角,喜歡柯林聲音和眼神中不經意流露的溫柔……喜歡有柯林在自己身邊的每一個時刻。
      那真是紛亂迷醉的時光,像個悠長而美好的夢。 
      曉霏不願醒來。
      但總要醒來。
      他們要回到現實的城市中來,在這個城市中,有最愛柯林的女人和柯林最愛的“小公主”在等柯林回家。

 

  沒有柯林朝夕相伴的日子,曉霏完全陷入了無法抑制的思念漩渦。她發現自己已經真的深深地愛上了柯林,她打電話給柯林,討論網站的事情,只是想聽到柯林柔和的聲音,她到柯林的公司,裝做無意的偶遇,只是為了看到柯林溫暖的笑容。可是,每當她想不顧一切地沖到柯林身邊的時候,子純的善良就如同一條無形的鎖鏈緊緊縛住了她的步伐。
      世上的相遇,往往就是如此,不是太早,就是太晚……
      曉霏更換了自己blog的扉頁——淡淡的薰衣草底色和別致憂傷的小詩:
      愛是相守/而有時/愛是相離/因為錯過了生命中對的時間/那就讓自己以後的時光/肆意流轉/如船沈後靜靜的海面/不再有任何波浪/只是自己記得船的位置/等待海枯的一天/輪回讓自己和妳在對的時間遇見
      後來,曉霏發現詩的旁邊多了一枝藍色的玫瑰,開放,合攏,再開放……

 

  曉霏的眼淚在剎那間決堤,她發短信約柯林在Blue Moon見面,柯林如約而至,坐在臨窗的座位上等了很久,也沒看到曉霏出現,正在柯林準備離開的時候,waiter走過來,將一杯淡紫色的雞尾酒放在柯林面前的桌子上,禮貌地說:“請問您是柯林先生嗎?這是一位小姐為您點的雞尾酒。”
     “謝謝。”柯林禮節性地對waiter微笑,“請問,那位小姐有沒有托你轉達什麽話給我?”
     “有的。”waiter遞給柯林一枚硬幣,“那位小姐在點唱機裏留了一首歌給您,要我現在放給您聽嗎?”
     “恩。”柯林點點頭,把那枚硬幣交給waiter。

  隨著柯林輕啜下第一口雞尾酒,淡紫色的旋律彌漫在整個酒吧裏,那略帶憂傷的聲音柯林是那麽熟悉,他知道那是唱給《他的歌》: 
    
  想起他,
      還在等他說的那句話,
      忽然發現青春有白發,
      等待像微笑蒙娜麗莎,
      看著他,
      像開在懸崖邊那朵花,
      回憶在一步之間掙紮,
      愛情讓人忘了害怕,
      不知吹到何年何月那陣風,
      不知忍到何年何月那種痛,
      在我眼中,
      春夏秋冬在那一刻已變成了永恒,
      荒蕪的心不要別人懂,
      他是我不想醒來的夢……


作者: wayne    时间: 2010-1-5 16:40

[em72]~~~写的真棒!!!!!楼主写个连载吧!
作者: LindaBai    时间: 2010-1-5 22:45

謝謝你喜歡,這是真真實實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故事,就像David的歌串起的情節,那個傻傻的女孩每天還在等,那個哥哥還擔著自己不能拋開的責任,兩個明明相愛的人,相遇太晚,就這樣停在一條喧鬧的街兩邊……我也好希望這個故事可以有連載的結局,希望會是無傷溫暖的happy ending。


作者: LO    时间: 2010-1-5 23:07

喜欢上LZ的文字了。。。。期待更多作品···哈哈~~加油加油!!![em60]


作者: LO    时间: 2010-1-5 23:10

弱弱的问一句··LZ是哪里的哦~~~
作者: LindaBai    时间: 2010-1-5 23:32

謝謝你的喜歡,算是舊文字了,不過故事還在沒有結果的溫暖繼續,就像David的《她的歌》,哦,應該是《他的歌》,呵呵~不會弱弱的啊,可能是我比較喜歡用繁體字的原因吧,我不住在臺灣的哦,但是天津因為媽祖的關係,也算是座和臺灣有淵源的城市,和北京實際距離很近,想像距離卻很遠的城市,在這個專屬愛DT朋友們的空間,我想我只適合寫和DT有關的故事和心事,或長或短,會常寫東西和大家分享的O(∩_∩)O~

文字該算是我的鏡子,裏面能倒映出我最真實的狀態,我點點滴滴的心事,讓我或微笑或落淚的故事,自己的,朋友的~

時間慢慢由鋒利變得模糊,又再從模糊變得鋒利,我站在原點,像任性的孩子拒絕被帶走,David的歌就這樣一路陪著我,因為他的聲音里有讓我眷戀和感動的溫暖,一直一直都在,我想我做的最讓大家跌破眼鏡的事情就是每天三份兼職加一包泡麵的三個月之後,逃課坐在紅館聽他的Soul Power演唱會,從此聽他的演唱會變成了一種單向約定,不論在哪里,不論有什麽事情,我會一定安靜地坐在前三排的一個位置,聽他唱歌~

 

 

 

 

 

 

 

 

 


作者: LO    时间: 2010-1-6 00:13

赞成LZ的观点,文字是心灵的镜子···2号的演唱会LZ有去看么···
作者: LindaBai    时间: 2010-1-6 10:41

   嗯,我在舞臺右手邊第一排,一直很喜歡小劇場的氛圍,和體育館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很溫馨,就像一個熱鬧的私人party。

   聽他唱《你的歌》聽到眼淚掉下來,因為自己剛剛放手的一段感情,不過更多的是溫暖。

   開始覺得《火鳥功》他一定不會選做Live,因為真的很難唱,但是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是錯誤的,嘻嘻,很棒,看他在唱《關於陶喆》時,講到自己要去拍電影時的開心和期許,自己也變得很期待,呵呵~從喜歡他的音樂那天起,他在我心裡的概念就不是一個idol,而是一個special friend,懷揣夢想,一起開懷,一起加油!


作者: LO    时间: 2010-1-6 14:48

我和LZ恰恰相反,我是《暗恋》~~哈哈··我也去看了2号的那场只不过我是30排··一开始觉得有点小,都7点20了还没什么人,没想到开场之前饱满了。。。小剧场真的很舒服··音效比较好,而且气氛也比较好,去年我去看了,那时候几乎没什么人站起来,今年才第三首歌就有很多人站起来了···我觉得这个演唱会的片头做的超酷,是DT录得音哦···要是有下载就好了··哈哈··还有《愿主怜悯》开场超酷···现在还非常激动呢···现在只希望DT今年能给我们奉献一个好的片子,等待ING~~~


作者: LindaBai    时间: 2010-1-6 20:25

   可能每個人想法不一樣,但是我覺得暗戀是很甜蜜的狀態呢,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有個人可以讓自己惦念著,想到他就覺得溫暖,嘴角上揚,心懷著另一個人的幸福,感受雙重的溫度,每天都會是晴朗,要有happy ending哦,呵呵~ 

   我想每個做音樂的人一定都懷著一顆rock&roll的心,DT的聲音很豐富很多元,rock&roll可以駕馭有餘,而且感覺得到他發自內心的熱愛,所以,這個現場很High,很有單純的搖滾精神。

   DT的片子應該是溫暖的英式小品吧,有很舒服的配樂和簡單的情節,呵呵~

 






欢迎光临 陶喆歌迷会 (http://davidtao.cn/bbs/) Powered by Discuz! 7.2